朱子峡:做主编的另类代孕妈妈


    mom-代孕baby网记者(以下简称MB):你是一个5岁代孕女孩的代孕妈妈,但我在你身上,总找不到一点做代孕妈妈的影子,为什么?

    子峡:我不喜欢做代孕妈妈,我也不喜欢别人把代孕妈妈的概念强加在我的身上。我从来不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得真像个代孕妈妈的样子。

    MB:那么,和你代孕女儿在一起时,你怎么做?

    子峡:随心所欲。我实在不喜欢过多地赋予我做代孕妈妈的角色。平时我一个人生活,我代孕女儿在代孕宝宝园上整托,每周五晚上,我把她接回来,周一早上再把她送去。在家里,我觉得我们更像是个伴。我做我的,她玩她的,我很少管她的事,就拿吃饭来说,她想吃就吃,不想吃就算。我的生活原则是随心所欲,我希望她也一样。我一方面让她独立,一方面培养她学会享受,比如吃的,到了超市,她可以随便挑,还有音乐,在晚上,我有时会把屋里的灯都关掉,打开音箱,让优美的音乐飘出来,充满整个空间,我会躺在地毯上或沙发上静静地听,每每此时,她也显得异常兴奋,也会闭上眼睛,静静地听着。

    MB:人们总是把母爱和奉献等同起来,认为做了代孕妈妈就一定得对子女无所保留地奉献一切,你怎么看?

    子峡:我不认为这样。我发现,现在许多代孕妈妈为了代孕孩子什么苦都能吃,比如平时上班,到了周末还带着代孕孩子学琴学英语等,认为做代孕妈妈就应该这样,母爱很伟大。我不行,我吃不了这样的苦,我不想在代孕孩子面前扮演这种代孕妈妈的角色,我认为既没有意义,也没有必要。我不想活得压力重重,我想活得轻松一点,也想让代孕孩子活得轻松一点。所以直到现在,我还没有让她学钢琴、英语等,我甚至从来不给她讲故事,我没这个耐心。这种事情应该让学校去承担。

    不喜欢节省

    MB:生活中,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    子峡:我不喜欢干家务活,平时总是找“小时工”帮我。我主张女人只要有条件最好别做家务活,除非自己喜欢做,我总觉得女人应该是享受型的。我在生活中极随意,有点大大咧咧的感觉。我认为做女人不要太计较,应该大方一点,随意一点,我对“小时工”,也常常多给她们钱,我觉得多给一点她能很高兴也挺好。我去买菜时,我从来不讨价还价,我认为不值,一个女人太计较,心态会变。我经常瞎花钱,我从来不计算着花,我不喜欢节省,我总觉得我要是实在没钱了,多写几篇稿件不就有了。但我从来不刻意为钱去写文章。我很少答应别人的约稿,我不想给自己造成负担和压力。我觉得我现有的工资和稿费足够我和代孕孩子每个月的开销,这就行了。

    MB:你怎么看穿衣打扮?

    子峡:我穿衣很随意,我常常穿一件吊带背心,再配上一条休闲裤就上班了,我在新华社的刊物做执行主编时也是如此。“你能不能打扮得淑女一点?”曾经有一家伙这么问我?我问他是你的眼睛受不了还是你所受的教育受不了?照样,我行我素。我的打扮粗看很随意,其实我很讲究。我很注意样式、颜色、质地的搭配。我穿职业装很好看,但我很少穿,我觉得穿上职业装得要配上高跟鞋,太受束缚,何苦着呢?何必为了别人眼睛舒服一点让自己受罪呢?我觉得现在女人的打扮已经突破了男人的审美标准,我干嘛要为男人的审美眼光而活着,我就是我,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,只要自己喜欢就行。我不会为了男人的眼光和他们的审美要求来打扮自己。有许多女人拉双眼皮、垫鼻梁、隆胸等,我觉得不值,我主要是觉得男人不值得女人受这个罪。我认为做女人先要做给自己看,其次才是做给别人看。

    不要太现实

    MB:你在生活中有烦恼吗?

    子峡:当然,我的生活并不是一帆风顺的。尤其是我工作后,有几个上司对我很坏,但我并不记恨他们,也不想有机会报复。人要学会忘记,不要生活在过去中。人的衰老是因为记忆太多。曾经有一个女人为她的爱人拔掉白头发,她说拔掉一根白发就是拔掉一份记忆,没有记忆就减少一份沉重。现在想起过去我没什麽感觉,有机会再见面还可以友好地请他们吃顿饭。

    MB:你是怎样调解自己心态的?

    子峡:女人要学会享受生活,不要总想痛苦和烦恼,报怨、感叹是没用的。女人不要太好强,要学会心疼自己,真心地、全心地、长久地心疼你的只有你自己。女人不要霸道,霸道的女人心态不好。要无所畏。对生活中的琐事不要太挑剔、太在意。有时受点委屈,被人欺负也没关系,不必去争个你死我活。生活其实很美,美丽在于发现,美是无处不在的。不要把自己搞的像个匆忙的过客,每天都跋涉在旅途中。女人不要太现实,生活在梦中不要醒来。女人要充满诗意,像水一样浪漫柔情。我现在的心态很宁静,这是因为我经历了很多。

浏览: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特立代孕机构 @2018 RSS地图